整容百科

广告

鼻尖整形术多少钱

2017-11-14 13:04:26 本文行家:五秒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十元

天鸟哥给大家聊一下线雕隆鼻,一个好高端的名词。线雕隆鼻的原理与脸部埋线提升基本一致,通过身体对线的排异反应,促进胶原蛋白合成,进而改善埋线处皮肤组织结构,以期获得外表形态的改变。

十元
十元


除了线的材料五花八门,还有带刺和不带刺的区别。埋线法对于脸部下垂的缓解效果是得到广泛认可的,加上现在多数医生会选择可吸收的线,面部线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比较值得信赖的。


但是,这个线雕隆鼻略有一些不靠谱。


首先,鼻部的皮肤组织厚度与脸部完全没有可比性,是不是有足够的空间给这些可溶线去促进胶原蛋白的形成很值得怀疑。


十元


其次,即便这些线埋到皮下的确促进了胶原蛋白的合成,这个故事也很难继续下去,因为胶原蛋白很软的。


这样泛泛地说,也许不够形象,大家炖过猪蹄吧?凉了之后盘子里的那些胶状物就是胶原蛋白了,不会比脂肪硬。


隆鼻的时候要用很硬的玻尿酸,不能使用脂肪就是因为软的材料不能有好的隆鼻效果。所以,如果真的这些线促进了大量的胶原蛋白合成,会给你打造一个胖胖的鼻子,而不是挺拔的鼻子。


十元


当然,线本身是有硬度的,可以有一定的张力,但是鼻子的皮肤有多薄,看看那些假体透光,鼻尖穿刺的受害者就知道了,所谓线的张力最后都压迫在皮肤上,其风险就不言而喻了。


那为什么有些人做了线雕隆鼻后效果看起来不错?除了店家的PS技术之外,线埋入之后导致的肿胀可能做了最大的贡献。


十元


其实,日本的美容外科学会上也有著名医生提出埋线隆鼻的方法,但是,由于效果,风险都还不清楚,不建议大范围推广。


前面有人说这个方法早就淘汰了,我觉得不是。很多人在否定一个东西的时候就喜欢说淘汰了,好像这样非常有力度,事实上,线雕隆鼻从来就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形成过潮流,如果以后线雕隆鼻逐渐地销声匿迹了,也只能说线雕隆鼻是昙花一现的一个尝试。


十元


不可否认的是在国内和韩国的确有一些机构把线雕隆鼻吹嘘的很响亮,原因也是非常简单的。


这是一个与玻尿酸隆鼻,假体隆鼻这些形成潮流的方法截然不同的概念,对于听惯了主流做法的患者而言,这是个新的东西,新的东西对充满好奇心的人类有着无限的吸引力,忽悠起来更得心应手一些。而且做起来比假体隆鼻简单太多,是一个高效的赚钱项目。


十元十元


早年间,玻尿酸和肉毒素注射也是逐步在尝试中发展起来的,临床试验表明他是安全的,所以就在全世界范围内火了起来,与玻尿酸肉毒素同期的还有很多其他的尝试,都因为效果不佳,安全性不高等问题逐渐就销声匿迹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项目经过了理论验证之后,肯定是要在人体上做实验的,临床试验是如何进行的?


当然是用客户做人体试验了!


十元


所有的后来被证实存在安全隐患,效果不佳的做法,都在人体上做过实验,都失败了,都有一批受害者。这一批受害者是非常可怜的,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公平。


如今,大批大批被忽悠去做线雕隆鼻,注射爱贝芙,奥美定的这群求美者就是对风险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试验品,甚至干脆就是被有意伤害。


十


好在,我们有大韩民国为我们冲锋陷阵,韩国所谓整容业发达,并不是水平有多高,在国际人气**上,韩国排第四,日本排第三,美国和巴西排第一第二。


韩国的发达印象主要来自于他们不断地大胆尝试新的方法,而其他国家就默默地观察,如果好评如潮,大家就开始引进,尤其日本,最擅长引进别人发明的东西然后发扬光大,比如冲水马桶。


十


现在是国内医美市场大爆发的时期,大家对整容越来越开放,微整,线雕就更毫不介意了,这是一个捞金的好机会,很多不负责任的机构不对项目做理性思考就盲目地推荐给顾客,损人利己,作为求美者,我们不应该盲目追求各种所谓新的东西,避免被当做小白鼠。


哥有位顾客说过一句话,“要么美,要么死”,爱美,求美的决心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是,希望大家知道,不是非美即死的,在美和死之间,还有一个整容失败生不如死的陷阱。姑娘们,脸只有一张,且整且珍惜。


爱你们的鸟哥。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ribenzhengrong(日本整容-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http://blog.sina.com.cn/u/2138706667

www.amazingbird.com


+ 宋子敬轻言细语说:“一切都很好,你放心。”他目光温柔,带着微笑,注视着我。 我摇摇头。 说完故事,便叫小朋友们谈感想。孩子们都知道那是教育儿女要孝顺父母,只有一个小男孩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说:“这个张淮真笨。” 我从他爪下狼狈脱逃。这时萧暄看到案上分门别类整理好的报表奏折,“你整理的?” 那温暖的感觉很舒服。宇文弈虽然一直坚持着,可还是渐渐又睡了过去。 萧暄耸耸肩:“我能知道什么?我同子敬虽为友数载,但他在私事上极其低调,我也不了解他在这方面的想法。怎么,你担心云香?”“幼青,安排她做点杂事,”宋子敬冷眼看着阿桑,那孩子被他冰冷的语气冻得缩回了手,“把她编进名册。” 我听了他的保证,知道这个人虽然高深莫测计谋多端,但是也从不骗人,于是放下心来。 船又是一个颠簸,我的一只手滑脱开去,这下全身力量都集中在右手上。云香爬了过来,死抓住我的袖子,喊:“小姐!另一只手!” 一声闷叫,同小郑并肩战斗的侍卫身子一震,痛苦地倒下。数把长剑紧接着刺过来。我就在那刻跳了起来,和桐儿一起拉起青娘,顺着墙往后退。小郑反手一剑替我们挡了那一击,可是自己却避免不了被划了一剑。我这些天严重失眠,即使好不容易睡着,也会做一些混乱的梦,怪人怪事走马灯一样晃过,一件接一件简直让我应接不暇。这样如果算睡觉,那醒来反而是休息。只是偏头痛已经发展到不仅仅是疼痛的地步,而是感觉脑袋胀痛几乎要爆炸。眼睛干涩,食欲不振。 我也追得好累~ 早先喝下去的酒立刻变成醋。我低头喝茶清口。我就在药堂找了个地方随便睡了一下,睡得非常不踏实。被子薄,床又冷,四面都灌风。外面病人的呻吟声和家属哭泣声不断传进耳朵里来,让我觉得犹如身在地狱一般。虽然闭着眼睛,可是还是眼冒金星,身子仿佛在一个虚无的黑暗空间里不停旋转。 我嘴里含着那块清凉的东西,含混地说:“云香!” 昌郡王苦笑:“我是一城之主,当然要留守这里。” 云香一直笑,一直笑着。我再去摸她的脉,已是一片平静了。 萧暄丢下手里的折子站起来,“打起来了?” 我心道不对,抓住桐儿就问:“怎么没见云香?” “我这样你很开心?”谢昭瑛有气无力地哼了哼。 可我现在对他们的统一大计半点都不关心,敷衍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有什么好问的?”青娘不屑,“他背信弃义就是背信弃义,问了不过自寻其辱。” 那声音像足了我们辅导员,我条件反射:“到!” 那您倒是送啊。 谢怀珉讥讽:“你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瞧你这日子过的。” 他这一声呼喊,让我已经疼麻木的心又被利刀狠狠一下划过。 萧暄说:“那个……”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