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百科

广告

日本整容丨认真的科普一下双眼皮这个手术

2018-01-24 00:09:55 本文行家:Amazingbird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

段时间鸟哥非常忙,但在后台看到你们的留言还是很感动,居然有宝宝问我怎么贴双眼皮胶,鸟哥虽然没有掌握这个贴的技巧,但是不建议你们常用,因为粘性胶在反复撕扯的过程中会使眼皮松弛,尤其是年龄大了以后,问题会越来越突出。非要贴的话,建议选择伤害相对较小的线,又叫双眼皮纤维条,它塑形效果比贴更真实自然。

..

接下来,鸟哥把宝宝们关于双眼皮问题最多的几项整理成文章,分享给大家。

鉴于有的宝宝已经做过双眼皮手术了,但是对效果不满意,想要修复,这种情况就要放在双眼皮修复手术的范畴内,鸟哥会单独写一篇说明这个问题。修复手术和初眼(未做过手术的眼睛)不同,手术更为复杂,难度更高,尤其是用切开法的双眼皮手术,要重新设计切口、处理疤痕、复原皮肤、肌肉什么的,非常麻烦。因此,修复手术在医生的选择上务必小心谨慎,最好请真正专家级医生来操作。

 

..

目前双眼皮手术包装的太凶猛了,什么生态双眼皮、纳米双眼皮、吸雕双眼皮、韩式珍珠压线双眼皮,而且一旦加上韩式俩字手术价格马上起跳!

前段时间一则新闻让鸟哥哭笑不得,一个妹子去韩国做了珍珠埋线双眼皮,结果说好一周后自然脱落的珍珠“长”在眼皮上了,没办法,赶紧去医院拆线,医生发现被珍珠压住的地方不仅没有手术宣传的效果更自然、术后更好恢复,反而感染了,很可能留下的疤痕比切开手术还明显,用的珍珠也不是真的珍珠!

 

..

其实,双眼皮手术从技术上讲其实只有4种,埋线法、缝线法、切开法、微创小切口法

埋线法

..

埋线法主要是将手术线挂在睑板前筋膜上,利用睁眼时上睑提肌拉起的动作,形成重睑线。埋线法虽然不难,但却需要一定的经验,埋线不同于切开,无法看到眼睛的内部结构,所以挂线的位置不好掌握。

埋线双眼皮痛苦小,恢复快,效果不理想的话还能重做,是上班族宝宝的首选。不过,埋线双眼皮不能永久保持,几年之后效果就会消失。

..

埋线双眼皮不是人人都适合做,需要一定的眼部基础,鸟哥会专门科普一篇眼基础的文章,这样大家就不会盲目去选择了。

缝线法

..

缝线法的原理和埋线差不多,在设计好双眼皮线的形状和位置后,在上睑缘向上7-8mm做蹄系缝线。简单说,埋线法是在几个点上用线系扣,缝线法就是用同样的线像缝袖口一样缝上一条线。

这种特殊的缝合办法,压迫皮肤和睑板形成疤痕粘连,也就是双眼皮褶皱,这就是缝线法的精髓了。


..

缝线法也不是永久有效,几年后痕迹会慢慢变弱,效果没有最初那么好。这种方法的修复难度到是也不大……

 切开法

..

切开法就是切开上眼皮皮肤并将切口处的皮肤与深层的组织(比如睑板)做锚定,进而形成双眼皮。切开法手术效果好,几乎是一生不变。缺点是,因为手术操作复杂、不易恢复,有并发症的危险,比如瘢痕增生、重睑线深导致效果不自然等等。而且万一失败,手术二次修复比较困难,甚至无法修复。

..

鸟哥在这里还要特别说一类案例,哥的很多顾客到日本整容都是奔着双眼皮修复来的。举个例子,很多人存在或轻或重的眼肌无力的问题,中国和韩国医生对这条眼肌认识不清,冒然切掉全部眼肌,导致修复起来难度特别高。甚至医生要用侧头筋膜,代替被切除的眼肌,恢复原来眼部机能。

..

国内的操作

日本医生通常不会切除这条肌肉,而是折叠起来,放回原处。万一以后觉得提肌过紧,影响眼部睁开闭合,可以放下来一些,问题就能改善。绝不会像韩国医生一样一刀切除,毫无余地。

微创小切口法

..

这项手术算是对切开法的妥协版,规避了切开手术大创伤性、恢复缓慢的问题。微创小切口法根据每个人的眼睛条件,设计几个小切口。从这些小切口,对眶脂肪、肌肉和皮肤进行处理。

手术优点是对眼部组织损伤小,出血少,恢复快。效果也比埋线、缝线维持的久。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优点,使得它的效果不如切开法牢固,而且对于上睑皮肤松弛、严重肥厚的手术者,术后无法达到满意的效果。

关于双眼皮手术哥就说这么多吧,后台等你们留言……

..

鸟哥爱你们!


推荐阅读 可点击

论大胸的风险性,妹子们都该认真读一读

鸟哥说 | 为什么岛国的超声刀不那么火?

鸟哥说 | 关于线雕隆鼻的那些事!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 ↑
微信搜索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获取更多日本整容资讯

奇异鸟客服二维码奇异鸟客服二维码

奇异鸟官方客服↑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qiyiniaokefu(奇异鸟客服-全拼)



















小说++

谢怀珉立刻关好门,扶着她问:“出什么事了?” 我摸摸她的头,同情道:“你甚至还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呢。” 萧暄笑叹道,又翻开一本奏折,心里念着:“明年这个时候,会有儿子了吧?或者是女儿?”  不料贾芸自从那日给凤姐送礼不收, 不好意思进来,也不常到荣府.那荣府的门上原看着主子的行事, 叫谁走动才有些体面,一时来了他便进去通报,若主子不大理了, 不论本家亲戚,他一概不回,支了去就完事.那日贾芸到府上说"给琏二爷请安". 门上的说:"二爷不在家,等回来我们替回罢."贾芸欲要说"请二奶奶的安",生恐门上厌烦, 只得回家.又被倪家母女催逼着说:"二爷常说府上是不论那个衙门,说一声谁敢不依.如今还是府里的一家,又不为什么大事,这个情还讨不来,白是我们二爷了." 贾芸脸上下不来, 嘴里还说硬话:"昨儿我们家里有事,没打发人说去,少不得今儿说了就放. 什么大不了的事!"倪家母女只得听信.岂知贾芸近日大门竟不得进去,绕到后头要进园内找宝玉,不料园门锁着,只得垂头丧气的回来.想起"那年倪二借银与我 , 买了香料送给他,才派我种树.如今我没有钱去打点,就把我拒绝.他也不是什么好的, 拿着太爷留下的公中银钱在外放加一钱,我们穷本家要借一两也不能.他打谅保得住一辈子不穷的了,那知外头的声名很不好.我不说罢了,若说起来,人命官司不知有多少呢."一面想着,来到家中,只见倪家母女都等着.贾芸无言可支,便说道:"西府里已经打发人说了,只言贾大人不依.你还求我们家的奴才周瑞的亲戚冷子兴去才中用."倪家母女听了说:"二爷这样体面爷们还不中用,若是奴才,是更不中用了."贾芸不好意思,心里发急道:"你不知道,如今的奴才比主子强多着呢."倪家母女听来无法 ,只得冷笑几声说:"这倒难为二爷白跑了这几天,等我们那一个出来再道乏罢."说毕出来,另托人将倪二弄了出来,只打了几板,也没有什么罪. 我问:“佛祖如此神通广大,那可知道燕王现在何处?” 这时听到动静的谢昭瑛也跑了过来,一看到我,手一指,很缺德的暴笑起来。 三岁的孩子,不知道什么人投胎的,动作比兔子还快,真有望培养成一名短跑健将。孩他爹为此老大慰怀,说自己一身武功有了继承衣钵之人,已经在计划培养女儿成为一代武林高手了。不过他对孩子们 的未来幻想颇多,没几条现实的,我也懒得理他。 几分钟后,宋子敬拎来了两个大坛子。每坛起码三、四十斤重,他却如同拎着两条鱼,步履轻盈身形矫健动作迅速,转眼就进了屋。 我冲她坏笑,“舍不得你家先生吧?”我非常震撼,却无暇多想,赶紧按照医书上写的,动手给他施针。那些穴位十分蹊跷,还有许多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手里满是汗,捏着针不停颤抖,生怕扎错了直接送他上了西天。  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愿?你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我打断他的话,“那也是万中之一。老和尚说过我很旺你呢,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输的。” 白花花的太阳下,一切都有点模糊。公公努力睁大眼睛,只看到碎纸一样的东西从宋子敬的手里散落出来。 门轻轻推开,越风走进来。陆颖之脸上挂着笑,从容地走了进去,后妃们齐齐向她行礼。她如往常一样,温和客套地回应着,一番寒暄,然后走到御座左下的位子坐好。她今天穿着紫红色苏纱宫裙,衬托着她肌肤雪白如脂,头发上每个发钗簪花也是精心挑选过的,既精致又不过分照耀。同阶下其他妃子比起来,的确非常醒目出众,独冠群芳。 宇文弈笑了。不是以往的拘束的笑,而是随和轻松的笑,让他原本冰冷的气息扫去许多。 霸道无礼的提问。我淡淡答:“一个陌生人。” 这时老和尚从洞外回来,一见萧暄,急道:“王爷,你还没走?” 云香和我手下的医护人员同仇敌忾,结成同盟,而且大概为了激励我的斗志,天天把陆小姐的最新动向汇报给我,标准的狗仔队架势。 谢昭珂僵硬地笑了笑:“原来如此。”  茗烟见是宝玉, 忙跪求不迭.宝玉道:“青天白日,这是怎么说.珍大爷知道,你是死是活? "一面看那丫头,虽不标致,倒还白净,些微亦有动人处,羞的脸红耳赤,低首无言.宝玉跺脚道:“还不快跑!"一语提醒了那丫头,飞也似去了.宝玉又赶出去,叫道:“你别怕,我是不告诉人的。”急的茗烟在后叫:“祖宗,这是分明告诉人了!"宝玉因问:“那丫头十几岁了?"茗烟道:“大不过十六七岁了。”宝玉道:“连他的岁属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 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可怜!"又问:“名字叫什么?"茗烟大笑道:“若说出名字来话长,真真新鲜奇文,竟是写不出来的.据他说,他母亲养他的时节做了个梦, 梦见得了一匹锦,上面是五色富贵不断头た字的花样,所以他的名字叫作た儿。”宝玉听了笑道:“真也新奇,想必他将来有些造化。”说着,沉思一会. “能不去吗?” “你真的什么都为他着想。” 萧暄眼里锐光闪过,大步往外走去。荣坤急忙抱着袍子跟在后面给他披上。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前言不谬.你我方才所说的这几个人,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未可知也。”子兴道:“邪也罢,正也罢,只顾算别人家的帐,你也吃一杯酒才好。”雨村道:“正是,只顾说话,竟多吃了几杯。”子兴笑道:“说着别人家的闲话,正好下酒,即多吃几杯何妨。”雨村向窗外看道:“天也晚了,仔细关了城.我们慢慢的进城再谈,未为不可。”于是,二人起身,算还酒帐.方欲走时,又听得后面有人叫道:“雨村兄,恭喜了!特来报个喜信的。”雨村忙回头看时…… 是啊。我笑,“三生有幸。”  尤氏听了,心中甚喜,因说道:“后日是太爷的寿日,到底怎么办?"贾珍说道:“我方才到了太爷那里去请安,兼请太爷来家来受一受一家子的礼.太爷因说道:`我是清净惯了的,我不愿意往你们那是非场中去闹去.你们必定说是我的生日,要叫我去受众人些头,莫过你把我从前注的《阴骘文》给我令人好好的写出来刻了,比叫我无故受众人的头还强百倍呢.倘或后日这两日一家子要来,你就在家里好好的款待他们就是了.也不必给我送什么东西来,连你后日也不必来,你要心中不安,你今日就给我磕了头去.倘或后日你要来,又跟随多少人来闹我,我必和你不依.'如此说了又说,后日我是再不敢去的了.且叫来升来,吩咐他预备两日的筵席。”尤氏因叫人叫了贾蓉来:“吩咐来升照旧例预备两日的筵席,要丰丰富富的.你再亲自到西府里去请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和你琏二婶子来逛逛.你父亲今日又听见一个好大夫,业已打发人请去了,想必明日必来.你可将他这些日子的病症细细的告诉他。”   梅梅感到他的手放在她的膝上,而且明白:从这一刹那起,他俩已经难解难分了。“先生吃个苹果吧。”幼青将削好的一瓣苹果递了过来。 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到底什么约定?”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   拟景或依门.酒尽情犹在,湘云说道:“是时侯了。”乃联道:   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莫名其妙的霍·阿·布恩蒂亚向这块东西伸过手去,可是巨人推开了他的手。“再交五个里亚尔才能摸,”巨人说。霍·阿·布恩蒂亚付了五个里亚尔,把手掌放在冰块上呆了几分钟;接触这个神秘的东西,他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和喜悦,他不知道如何向孩子们解释这种不太寻常的感觉,又付了十个里亚尔,想让他们自个儿试一试,大儿子霍·阿卡蒂奥拒绝去摸。相反地,奥雷连诺却大胆地弯下腰去,将手放在冰上,可是立即缩回手来。“这东西热得烫手!”他吓得叫了一声。父亲没去理会他。这时,他对这个显然的奇迹欣喜若狂,竞忘了自己那些幻想的失败,也忘了葬身鱼腹的梅尔加德斯。霍·阿·布恩蒂亚又付了五个里亚尔,就象出庭作证的人把手放在《圣经》上一样,庄严地将手放在冰块上,说道: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贾政摇头说道:“也未见长。”说毕,引众人出来.方欲走时,忽又想起一事来,因问贾珍道:“这些院落房宇并几案桌椅都算有了,还有那些帐幔帘子并陈设玩器古董,可也都是一处一处合式配就的?"贾珍回道:“那陈设的东西早已添了许多,自然临期合式陈设.帐幔帘子,昨日听见琏兄弟说,还不全.那原是一起工程之时就画了各处的图样,量准尺寸,就打发人办去的.想必昨日得了一半。”贾政听了,便知此事不是贾珍的首尾,便命人去唤贾琏. “没事。”他低声说,“我这就回去。”他总是在疲惫的时候找理由去见她,知道什么都不能做,可是就这样静静在她身边小坐片刻,听她絮絮唠叨,闻她身上清新药香,觉得积累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  宝玉便叫春燕:“你跟了你妈去,到宝姑娘房里给莺儿几句好话听听,也不可白得罪了他.春燕答应了,和他妈出去.宝玉又隔窗说道: 大概是喝多了酒,我也不觉得羞,反而厚着脸皮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就是歌尽桃花又如何?桃花雨中说离别,这才是将来梦中的相会嘛。”  这里王夫人叫了凤姐命人将过礼的物件都送与贾母过目,并叫袭人告诉宝玉.那宝玉又嘻嘻的笑道:“这里送到园里,回来园里又送到这里.咱们的人送,咱们的人收,何苦来呢。”贾母王夫人听了,都喜欢道:“说他糊涂,他今日怎么这么明白呢。”鸳鸯等忍不住好笑,只得上来一件一件的点明给贾母瞧,说:“这是金项圈,这是金珠首饰,共八十件.这是妆蟒四十匹.这是各色绸缎一百二十匹.这是四季的衣服共一百二十件.外面也没有预备羊酒,这是折羊酒的银子。”贾母看了都说"好",轻轻的与凤姐说道":你去告诉姨太太, 说:不是虚礼,求姨太太等蟠儿出来慢慢的叫人给他妹妹做来就是了. 那好日子的被褥还是咱们这里代办了罢。”凤姐答应了,出来叫贾琏先过去,又叫周瑞旺儿等,吩咐他们:“不必走大门,只从园里从前开的便门内送去,我也就过去.这门离潇湘馆还远,倘别处的人见了,嘱咐他们不用在潇湘馆里提起。”众人答应着送礼而去. 宝玉认以为真,心里大乐,精神便觉得好些,只是语言总有些疯傻.那过礼的回来都不提名说姓,因此上下人等虽都知道,只因凤姐吩咐,都不敢走漏风声. 他话里的狠辣决然让我打了一个寒战,心里的忐忑不安,却是扩展得更加大了。 吴十三喉咙都要咳出血。 孙医生及时地从一个麻白色的大帐篷里钻出来,阻止了这场破坏萧暄政治领导人形象的争执。 “十三……”谢大夫的声音都在发抖了。 我羞得满脸通红,他又忽然喝一声:“你怎么还不回来?那边那么好玩?” 正遐想着,听宋子敬说:“我同三小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月银米!"众人听说,又见凤姐眉立,知是恼了,不敢怠慢,拖人的出去拖人,执牌传谕的忙去传谕.那人身不由己,已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还要进来叩谢.凤姐道:“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误!"说着,吩咐:“散了罢。”窗外众人听说,方各自执事去了.彼时宁府荣府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人来人往不绝,那抱愧被打之人含羞去了,这才知道凤姐利害.众人不敢偷闲,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不在话下. 偷偷看他,他脸上清楚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大字。我闷笑。 我无奈,推了推他的手,“你去忙吧。”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