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百科

广告

上海隆鼻的医院有哪些

2018-05-22 17:03:04 本文行家:Amazingbird

日本整容整形翻译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客服: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

这是奇异鸟在东京更新的第287篇原创文章,希望给认真爱美的宝宝一些不跑偏的医疗美容知识,欢迎大家分享转发。但为了保护我们的原创权益,若媒体朋友想要转载,请保留我们的公众号信息及文章结尾二维码,3Q~

背就是我们所说的鼻梁,鼻梁偏低的问题还是挺普遍的。中国东南部的地区,尤其是两广、福建、海南等地区鼻梁不够挺的人的占比很高。有解释说寒冷地区的人普遍比温暖地区的人鼻梁高,是气候造成的,也有人说是从古至今民族间的融合造成的,众说纷纭。

。

不管说法怎么样,如果妹子们赶上了低鼻梁,肯定会非常失落吧?所以今天鸟哥专门来破解它!

鼻子是统一体,一般来说鼻背低经常伴随着鼻根也不太理想,单纯的鼻背低比较少见,想想看鼻根不低鼻背低这种设定,是不是有点反人类啊?

。

相比欧美人,亚洲人的鼻梁鼻根就是很低,这也算是我们亚洲人的外貌特征之一。所以在一片低鼻子的人中,出现一个高鼻子的,我们就会惊呼,哎,好有气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其实就是人家鼻子长得好呗。

So,对于一个亚洲人而言,准确滴说,是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一个漂亮的鼻子至关重要!

。


针对鼻梁低的问题,已经有很多办法能够解决。比如硅胶假体、自体软骨、膨体。这几种办法各有利弊,鸟哥会一种一种的给大家分析。

刚才我们说过东方人普遍存在问题是鼻根鼻背均低。

针对这种问题,使用硅胶假体是鸟哥比较推荐的。

。

硅胶的种类很多,但在整形领域,都是选用的弹性固体硅胶。硅胶与人体的相容性好,性质稳定、无排异、塑形良好、又没啥毒副作用,所以算是隆鼻的得力干将。

目前通过我国CFDA认证的医用硅胶品牌,国产的大概有5个(艳冠、康宁、信晟、广州万和、余姚久盛),进口的1个(韩国韩式生)。进口品牌隆鼻假体品种多,样式多,质地的软硬可以定制,相比国产品牌明显优势,也会贵很多。

。

国产的品种相对少,质地普遍偏硬,但是价格便宜。妹子们了解了材质以后,我们再来说说垫鼻梁这个手术。

硅胶假体垫鼻背有两种形状可以供选择,L型假体和I型假体,L型假体能够满足从山根到鼻小柱这一条线的塑形需求,鸟哥会在鼻尖篇着重介绍。I型假体主要针对鼻梁低平的问题,前提是你的鼻尖和鼻翼基础还不错。

。

手术前医生要对假体进行雕塑,日本医生对假体的雕刻非常精细,除了要做出与手术者相应的假体轮廓,为了防止移位,还会对假体边缘做锯齿状的处理。

垫鼻背手术从鼻腔内做切口,剥离皮肤,将假体植入。

。

相对于西方人,我们东方人鼻部皮肤较厚,术后水肿疤痕的问题比较突出,恢复期长。不过皮肤厚也是有好处的,术后不易分辨细小的不规则与不对称,所以东方人还是比较适合植入假体的。


接下来我们看看膨体。

膨体是鸟哥不推荐的一种材质,原因大家都知道,首先是空隙结构与鼻组织缠绕,万一感染,取出非常难,另外一个是感染的风险也不可忽视。

膨体又叫聚四氟乙烯,是一种空隙结构的人工合成物。

。

很多医生都说膨体比硅胶更适用于鼻部,这个说法鸟哥不多说了,我已经很多次讲过我的观点,我所知道的是膨体隆鼻的利润比硅胶大得多。

虽然手术办法和上面的硅胶基本一致,但是,膨体的空隙结构,容易藏匿细菌,医生必须在手术时雕刻膨体,耗时不能多,要迅速,经验如果不丰富,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雕刻出适合手术者的形状吗?所以,很多医生草草地在假体上切几刀就放进鼻子里去了。

。

的确,膨体也有很多年安然无恙的待在鼻子里的案例,但这和医生手术水平的高低密切相关。而且即便1020年膨体不出问题,形状也会随着人体的衰老而变形,加上审美风向流转,试问有几个爱美的人能坚持不换呢?

只要涉及到取出膨体,那就绝对比硅胶麻烦。

缠绕在膨体上的组织会被拿掉,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影响鼻子的形状,甚至是功能,也给重新塑形带来麻烦。所以,鸟哥坚持认为,隆鼻首选硅胶假体。

。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自体软骨,手术方法就不介绍了,和人造假体差不太多。

自体软骨一般是取自肋软骨,因为这一块的软骨质地硬、量大、支撑性强,适合鼻梁这种需要塑形的区域。其实,耳软骨与鼻中隔软骨也可以,只是这两部分的软骨量极其有限,不能再生,万一效果不好,取出来就浪费了。

肋软骨垫鼻梁原理和硅胶、膨体一样都需要雕刻软骨的形状,再置入到鼻梁位置。

。

需要注意的是,自体软骨垫入会有大概10%的偏曲发生率,一般医生驾驭不了这个手术。自体组织都有一定的吸收率,吸收的率的高低主要取决于个体体质差异,另一方面跟医生水平有关。

。

自体软骨垫鼻梁还有一种叫做“土耳其软糖法”的操作,就是将软骨弄碎,填入长条状颞肌筋膜袋内,再植入鼻背当中。

这种做法,被一些连锁整形医院抬得很高,收费也贵的离谱。至于效果,鸟哥就呵呵了,这种袋装的碎软骨虽说是不透光,但是形状随着吸收慢慢消失,简直就是自体软骨界的玻尿酸,而且修复的时候和膨体一样麻烦,所以千万别被忽悠

。

关于垫鼻梁,哥就说这么多吧,欢迎留言来鼓励我啊!


推荐阅读 可点击

为大家分享各种护肤小妙招,快来点我哟!

论大胸的风险性,妹子们都该认真读一读

鸟哥说 | 为什么岛国的超声刀不那么火?

鸟哥说 | 关于线雕隆鼻的那些事!

日本整容 | 认真的科普一下双眼皮这个手术!





------ 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最正的三观、最良心的指导、最专业的服务!


奇异鸟公众号奇异鸟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搜索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奇异鸟官方客服微信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奇异鸟专业客服微信↑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咨询日本整容&预约



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奇异鸟签证酒店客服

 奇异鸟代购签证酒店客服微信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添加

或添加微信号skyfish--

咨询日本代购签证&酒店

-END-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全拼)




























小说+


宋子敬转过身,有点不耐烦。 忽然看到那日街上遇到的小白脸二皇子轻袍缓带地走了过来,给皇后行礼。 碎金裂玉,片片折射着她失落的面容。 我笑:“也许是缘分没到。”话说王夫人打发人来唤宝钗, 宝钗连忙过来,请了安.王夫人道:“你三妹妹如今要出嫁了,只得你们作嫂子的大家开导开导他,也是你们姊妹之情.况且他也是个明白孩子, 我看你们两个也很合的来.只是我听见说宝玉听见他三妹妹出门子,哭的了不的,你也该劝劝他.如今我的身子是十病九痛的,你二嫂子也是三日好两日不好.你还心地明白些, 诸事也别说只管吞着不肯得罪人,将来这一番家事,都是你的担子。”宝钗答应着. 王夫人又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二嫂子昨儿带了柳家媳妇的丫头来,说补在你们屋里。”宝钗道:“今日平儿才带过来,说是太太和二奶奶的主意。”王夫人道:“是呦,你二嫂子和我说,我想也没要紧,不便驳他的回.只是一件,我见那孩子眉眼儿上头也不是个很安顿的. 起先为宝玉房里的丫头狐狸似的,我撵了几个,那时候你也知道, 不然你怎么搬回家去了呢.如今有你,自然不比先前了.我告诉你,不过留点神儿就是了. 你们屋里就是袭人那孩子还可以使得。”宝钗答应了,又说了几句话,便过来了.饭后到了探春那边,自有一番殷勤劝慰之言,不必细说. 谢怀珉往中宫走去。她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仔细看着这个已经变化很多的宫廷。她以前来的次数并不多,不知道那一座又一座的宫殿都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那一条又一条的长廊通往哪里。 云香脸通红,“别胡说!” 谢怀珉垂下视线。 葬礼结束之后,我们回了谢府。我借口身体不适不想吃饭,匆匆回了自己的院子。 “喂!我好歹是长辈!”吴十三抗议。 “怎么会?三小姐是听错了……” 我俩尴尬冷场,谢夫人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突然不对,对我说:“小华,你医术好,不如去给陆小姐看看?” 海棠性子火爆,立刻大叫:“你们要干吗?闯了我们姑娘的药房不说,还要杀人吗?” 我问云香:“哪里可以找些书看?”  到了宁府,进了车门,到了东边小角门前下了车,进去见了贾珍之妻尤氏.也未敢气高,殷殷勤勤叙过寒温,说了些闲话,方问道:“今日怎么没见蓉大奶奶?"尤氏说道:“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我说他:`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必照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连蓉哥我都嘱咐了,我说:`你不许累ц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和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所以我这两日好不烦心,焦的我了不得.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谁知那小孩子家不知好歹,看见他姐姐身上不大爽快,就有事也不当告诉他,别说是这么一点子小事,就是你受了一万分的委曲,也不该向他说才是.谁知他们昨儿学房里打架,不知是那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了.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我听见了,我方到他那边安慰了他一会子,又劝解了他兄弟一会子.我叫他兄弟到那边府里找宝玉去了,我才看着他吃了半盏燕窝汤,我才过来了.婶子,你说我心焦不心焦?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我想到他这病上,我心里倒象针扎似的.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 谢怀珉抬起头来,“你怎么进来的?” 若真的可以,我多想长睡不醒,脑袋埋在沙子里,逃避一切问题。我想萧暄在这点上肯定与我心有戚戚焉。就在手离宋子敬还有几寸时,手腕寒光一闪,掌下生风往宋子敬的颈项砍去。 程笑生终于在那天过后的第三天傍晚到达离国京都。 荣坤摇摇头。房间里闷热如桑拿房,可是我身上的冷汗一直没有停过,太阳穴一抽一抽地跳。耳边则始终能听见外面的轰隆声,遥远的战鼓一下一下似乎都敲在我的心上。我觉得这里氧气越来越不够,可是施针的手一停就前功尽弃,于是每一针扎下去,手都在发抖。 “怎么了?”萧暄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嘴凑到了我的耳边,喷着热气,“看你相公我的身材看呆了?不要紧,随便摸……咦?” “陛下,我这次回去,以后相见就难了。陛下照顾我良多,怀珉心存感激。陛下以后要多多保重。” 我对桐儿说:“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我觉得很不安。”  那时,有个女人常来布恩蒂亚家里,帮助乌苏娜做些家务。这个女人愉快、热情、嘴尖,会用纸牌占卜。乌苏娜跟这女人谈了谈自己的忧虑。她觉得孩子的发育是不匀称的,就象她的亲戚长了条猪尾巴。女人止不住地放声大笑,笑声响彻了整座屋子,仿佛水晶玻璃铃铛。“恰恰相反,”她说。“他会有福气的。” “叫什么叫,生怕别人不知道吗?”他朝着她屁股的位子拍了一下,“我猥琐,我就猥亵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里薛姨妈又问了一回黛玉的病. 贾母道:“林丫头那孩子倒罢了,只是心重些,所以身子就不大很结实了.要赌灵性儿,也和宝丫头不差什么,要赌宽厚待人里头,却不济他宝姐姐有耽待, 有尽让了。”薛姨妈又说了两句闲话儿,便道:“老太太歇着罢.我也要到家里去看看,只剩下宝丫头和香菱了.打那么同着姨太太看看巧姐儿。”贾母道:“正是.姨太太上年纪的人看看是怎么不好,说给他们,也得点主意儿。”薛姨妈便告辞,同着王夫人出来,往凤姐院里去了. 萧暄干脆过来拉我的手臂。我狂躁地挣扎,张口就在他手上狠狠咬下去。  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 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然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f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 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 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宝钗道:“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黛玉道:“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l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宝钗笑道:“将来也不过多费得一副嫁妆罢了,如今也愁不到这里. "黛玉听了,不觉红了脸,笑道:“人家才拿你当个正经人,把心里的烦难告诉你听, 你反拿我取笑儿。”宝钗笑道:“虽是取笑儿,却也是真话.你放心,我在这里一日,我与你消遣一日. 你有什么委屈烦难,只管告诉我,我能解的,自然替你解一日.我虽有个哥哥, 你也是知道的,只有个母亲比你略强l些.咱们也算同病相怜.你也是个明白人,何必作`司马牛之叹'?你才说的也是,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我明日家去和妈妈说了,只怕我们家里还有,与你送几两,每日叫丫头们就熬了,又便宜,又不惊师动众的。” 黛玉忙笑道:“东西事小,难得你多情如此。”宝钗道:“这有什么放在口里的!只愁我人人跟前失于应候罢了.只怕你烦了,我且去了。”黛玉道:“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儿。”宝钗答应着便去了,不在话下. 宋子敬看着地上的碎片,笑道:“习惯而已,习惯了就好了。” 连城不在房中,那是因为他一大早就出门去温师父那里学武去了。而现在这个时候,他都快回来了吧? 他语气平淡,说得似乎十分轻松,那么大一个变故,似乎真的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 小谢说:“我想进医局。” 萧暄无奈,“你怨我,我不怪你。我做的事,的确伤害了你家族的利益。” 庆老头微微点了点头。我和云香急忙抓住船檐,船身一斜,接着猛地旋了一个大圈,随后被一个浪头一推,已离开岸边十米远。 “还是没有。”他顿了一顿,说:“我那时有一批追随者,韩延宇,郁正勋还有谢昭瑛等人都在内,全是太学里脾气相投年轻人。谢二同我交情最好,一起读书习武。我们是表兄弟,又长得像,小时候我闯祸,总有他扮我去受罚。”说着笑了笑,“只是这件事上,他坚决反对我弹劾赵家。可是我只觉得自己受够了赵氏婆娘的气,哪里听得了那么多。可是结局正如他所料,赵家树大根深,哪里是那么容易扳倒的?原本支持我弹劾的大臣,不过是想借机会维护自己的权益,见风头不对,立刻调帆转舵,将我抛弃。” “王爷又不是傻子,这多好的买卖啊!” 谢怀珉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宇文弈开口说:“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闷?”  霍·阿·布恩蒂亚知道传染病遍及整个市镇,就把家长们召集起来,告诉他们有关这种失眠症的常识,并且设法防止这种疾病向邻近的城乡蔓延。于是,大家从一只只山羊身上取下了铃铛--用鹦鹉向阿拉伯人换来的铃铛,把它们挂在马孔多人口的地方,供给那些不听岗哨劝阻、硬要进镇的人使用。凡是这时经过马孔多街道的外来人都得摇摇铃铛,让失眠症患者知道来人是健康的。他们在镇上停留的时候,不准吃喝,因为毫无疑问,病从口人嘛,而马孔多的一切食物和饮料都染上了失眠症,采取这些办法,他们就把这种传染病限制在市镇范围之内了。隔离是严格遵守的,大家逐渐习惯了紧急状态。生活重新上了轨道,工作照常进行,谁也不再担心失去了无益的睡眠习惯。 小谢写下落款,又不自觉笑了笑,这才停下笔,把信仔细折好放进信封里。  晴雯见他呆呆的, 一头热汗,满脸紫胀,忙拉他的手,一直到怡红院中.袭人见了这般, 慌起来,只说时气所感,热汗被风扑了.无奈宝玉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众人见他这般,一时忙起来,又不敢造次去回贾母,先便差人出去请李嬷嬷. “喂我。”萧暄歪着嘴。 陆颖之亲切地同我说:“姑娘是想见王爷吧。王爷刚午睡,要不你等半个时辰再来,或者我陪你转一转?” 我站起来走到她座下,“娘娘,小女平日在家无所事事,便潜心研究美容之法,结合医学,研制出了一套谢氏美容保养法。您要不要听一听?” 另第124章为rivie所转,谢谢她的支持,也希望大家对她表示感谢!  雨村道:“正是.方才说这政公,已有衔玉之儿,又有长子所遗一个弱孙.这赦老竟无一个不成?"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这里宝玉问他:“到底是为谁烧纸?我想来若是为父母兄弟,你们皆烦人外头烧过了, 这里烧这几张,必有私自的情理。”藕官因方才护庇之情感激于衷,便知他是自己一流的人物, 便含泪说道:“我这事,除了你屋里的芳官并宝姑娘的蕊官,并没第三个人知道.今日被你遇见,又有这段意思,少不得也告诉了你,只不许再对人言讲。”又哭道:“我也不便和你面说,你只回去背人悄问芳官就知道了。”说毕,佯常而去. 云香立刻送上一收线报:“这是林州郡王的女儿,英惠县主,芳名柳明珠。才满十八,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又擅诗词,闻歌律,都说她才貌双绝。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郡王都拒绝了,连太子选妃都替她告病没去。听说是一门心思想让她做燕王妃呢。” 血,顺着剑刃滴在我手背上。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分类